(原标题:半年来,骗子很耐心地陪她聊天短短三天,资深女股民被骗390万)

诈骗据点内,电脑显示屏一直闪烁,各个群里的消息此起彼伏

诈骗时用来提神的袋装槟榔

6月18日中午12点左右,安徽六安,阴沉了一个上午的天开始下起暴雨。

“十分钟前嫌疑人已经回到屋里,准备行动。”杭州上城公安分局新型侵财打击中队的中队长吴骏一声令下,在小巷子里静静等候了一上午的警车,缓缓朝着前方移动,车里的民警立马放下了手中的蛋炒饭。

一群便衣民警冲进暴雨里,在路边上做完最后的部署,冒雨疾行。

等电梯的时候,有人抖一抖被淋湿的衣服,也有人顺手抹去脸上、头发上的雨水。

不管是在电梯前等待的一分一秒,还是电梯上升期间指示灯一闪一闪的间隙,都没有人说话,气氛紧张又严肃。

这是一支前一天刚刚组建起来的抓捕队伍,他们要抓的是一起“杀猪盘”案件的嫌疑人。

他们是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分局从辖区各个派出所抽调出来的精干警力。这些人如同合作了很多次那样,出电梯,从楼梯间下一层,敲门,不需要交流就能默契地完成各种配合。

这个经过多次踩点的出租屋,门被敲开之后,民警迅速控制住了里头的几位年轻人……

当天,仅安徽就有三路民警在行动,此外,杭州上城公安分局还分别派出警力前往四川、成都,对这起涉案金额达上千万的“杀猪盘”案件收网。此前,前往广东抓捕的那一路,已顺利回杭。

报案:我的钱被骗了

案子的源头要从近一个月前的一起报警说起。

5月29日下午四点左右,五十多岁的余女士走进了杭州上城区公安分局湖滨派出所,神情着急地打着电话,“我的钱被骗了,怎么办?”

副所长吴兆品一听这话,心想:坏了,遇到诈骗了。果不其然,稍加询问,吴兆品发现根据余女士的叙述,她转出去的钱有390万。吴兆品第一时间给余女士做了止损,希望尽可能地减少其损失。

余女士遇见的,是比较典型的一种“杀猪盘”类型。

上当:骗子陪她聊天半年

余女士老家温州,是一位资深股民,每天雷打不动要做的一件事,就是拿起手机看看股市情况。她平时也加入了一些炒股群。

大概是2019年年底,其中一个股票群的群友,把余女士拉进了一个基金群。

虽然说是个老股民,实际上余女士在金融方面的知识储备很一般。

一场骗局就此拉开帷幕,而那时候的余女士并不知道。

群里有各种“大神”,其中一位自称对基金很了解的“导师”私下里加了余女士微信。群里,也时不时会有人向她推荐优质基金。那时候的余女士,对此并不感冒,眼看着余女士不为所动,一段时间之后,这个基金群的群主就把她踢出了群。

然而,私下里,“导师”还和余女士保持着联系,聊聊股票和基金什么的。其间,“导师”给余女士推荐了一个炒股免费课堂,通过“导师”发过来的链接,余女士试着听了几节课,“我发现这里说法一套一套的,感觉很懂内幕。”

“导师”还给余女士推荐过两只股票,其中一只还真让她赚到了9万元。

因此,余女士对这位“导师”愈加信任。随着两人越聊越投机,余女士无意中透露出来自己拿着几百万在炒股,聊天时告诉“导师”今年由于疫情已经在股市里亏了好多钱。

5月20日那天,“导师”给余女士发了一个APP的下载链接,“我就点开了链接并下载注册,之后填写她给我的激活码。心里想着马上就可以赚大钱了,别提有多激动了。”

之后余女士就在这个APP中点击充值,支付通道选择第四道,填写金额并提交,系统会生成一个订单。

“系统会给我一个银行卡账号,我给对方转账就可以。”余女士说。

三天时间里,余女士先后往这个账户充值了30万、60万、300万元。其间之所以没有想到要提现,余女士说自己想“再多赚点再多赚点”。

5月29日那天,余女士突然发现这个APP登录不上去了,对方一直和她说系统在扩容。

这时余女士很紧张,心想这么多钱在里面不会都拿不出来了吧。直到下午,“导师”把她拉黑了之后,她才醒悟过来被骗了。

于是,她赶紧向公安机关报案。

狡猾:涉案金额上千万

鉴于涉案金额比较高,案子受到高度重视。也基于上城分局原本就有一支“新型侵财打击中队”,一批业务骨干很快被抽调到一起,第二天就组成了一个二十多人的专案小组。

看似一起简单的诈骗案,其实背后涉及到的环节错综复杂,尤其是余女士遇到的这种典型的“杀猪盘”,背后更是有一个严密的组织。他们的特点是分工明确,可谓是环环相扣,给案件的侦破带来很大难度。

在帮余女士止损的同时,民警发现部分嫌疑人在广东。

专案组成立的当天,就有一队民警出发前往广东,连续四五天夜以继日排查监控。

杭州的专案组,也在第一时间紧锣密鼓地展开调查。

民警发现,余女士的钱全部转进的是一个私人账户,根据“流水”,一度账面上的“虚拟金额”达到五百多万元。

面对这样比较新型的犯罪,有大量的基础工作需要完成。案子也得到了杭州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结合几方面的大数据资料,一个个相关的线索浮现,隐藏在网络背后的犯罪分子也逐渐明朗起来。

上城警方最后一共串并案22起,涉案金额达到上千万。

这些受害者被骗的过程往往有着相似之处,骗子往往会有比较大的耐心和受害者聊天,获取其信任,并套取资产情况和投资喜好,让人先从中尝到甜头,后期不停地催促加大资金投入,再利用“平台关闭”“平台扩容”“提现不成功”等情况,骗取钱财。

本文来源:钱江晚报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